看历史》杂志人事变动后又生劳资纠纷
历史
皇冠赌场_皇冠国际赌场在线
急速飞驰
2018-10-10 02:10

  1月11日,《看历史》原主编唐建光在内部邮件中表示将辞去主编职务。25日,《看历史》部分员工发微博称,新任主编未就刊物的下一步工作发出任何指令,主办方也未与员工签署合同,侵害了他们的权益。

  25日,《看历史》杂志部分员工在微博上宣布,因杂志主办方、运营方原因,已制作完毕印刷版文件的二月刊无法面世,正在操作的三月刊也已被叫停,并表示将为主办方、运营方未与员工合法签订劳动合同,并事实上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进行维权。

  早报记者联系《看历史》运营方成都先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副总编辑达海,其表示要为杂志名誉负责,近阶段不宜接受采访。但表示二、三月刊将合刊出版,会及时送达订户。

  《看历史》杂志2007年9月创刊,由成都日报报业集团主管主办,成都传媒集团旗下的成都先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运营。其负责人、创刊主编唐建光1月11日在内部邮件中突然通知,因杂志经营以及发展理念等问题与公司产生分歧,不再担任负责人。

  25日,包括《看历史》杂志执行主编孙展、副主编杜兴在内10多位员工用“看历史部分员工”账号发表长微博,称准备半年之久、在1月18日已经制作完成印刷版文件的二月刊永远无法与读者见面,目前正在操作的三月刊及之后工作也被叫停。

  《看历史》执行主编孙展向早报记者介绍,二月刊封面为《台湾之足》,策划半年之久,约请了包括杨度、张铁志、朱天衣等14位作者撰稿,讲述台湾百年的转型历程,“部分作者是台湾转型亲历者,很多内容是第一次得以披露。”

  在给早报记者的短信中,达海称:“确已完成内容编辑,因选题不适宜目前出版,因而暂缓。”在另一条短信中,他介绍:“二、三月杂志合刊出版,会及时送达订户。合刊出版已于本月中旬按相关法规送报新闻出版管理机构备案。”

  昨日早报记者在《看历史》编辑部采访时,为二月号约稿的编辑一直在打电话向撰稿人解释与道歉,并表示会为作者争取相应的稿酬与权益。台湾新闻人谭端向早报记者介绍,他为《台湾之足》撰写台北文化地图及西门町两篇稿件,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采访、写稿,而后与编辑沟通后又经过两度修改才过关,当了多年记者的谭端表示,“我接触的《看历史》编辑是我至今碰到的最好的编辑。不仅在业务上,而且他们遭遇变故后,还在为我们这些作者争取权益。”

  《台湾之足》的专题作者之一,紫藤庐茶馆主人周渝向早报介绍,他从去年开始关注《看历史》杂志,“我觉得这是一本比较认真专业的,有心从历史中看现实的杂志,一直对他们比较佩服,现在得知这个消息我相当震惊。”

  而《看历史》读者吕宇珺向早报表示,她从前年接触《看历史》,连续买了一两年,觉得杂志“认真、靠谱、有深度”,因此从今年开始订阅,甚至还介绍了许多朋友一起订阅。“我在微博上看到了这个消息非常生气,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认可接下来的团队,我会考虑退订。”

  《看历史》杂志创办于2007年9月,原名《先锋国家历史》,2010年改名《看历史》,是中国第一本以历史为切入点的新锐新闻杂志。2011年被“中国娇子新锐榜”评为“年度杂志”,目前每期发行量超10万。5年来,创办“国家记忆——致敬历史记录者”、“历史嘉年华”、“中学生写史”等品牌活动。

  1月11日,《看历史》创刊主编唐建光在内部邮件中突然通知,因杂志经营以及发展理念等问题与公司产生分歧,不再担任负责人。唐建光在邮件中解释原因:“杂志一直没能在经营实现盈利突破,主要责任在我,因此我对公司的选择表示理解,也希望大家支持。”

  孙展向早报介绍,唐建光请辞一事毫无征兆,此前大家还商量一起去某个活动,但就在10日,唐建光被紧急叫回成都开会,之后就出现了这封邮件。但唐建光仍然赶回北京,在14日主持了编辑部例会,讨论二月刊的收尾工作和三月刊的工作计划。18日,唐建光在为二月刊签版后正式离职。

  唐建光在电话中对早报表示,他已从《看历史》离职,目前失业中,不再对《看历史》的任何情况发言。

  “我觉得这次人事调整不像一般经营上的转变。如果是一个正规企业,不应该会如此贸然做决定,企业的生存问题或者发展方向,不是应该每个月开一个会议向投资方报告吗,怎么如此草率?我觉得这件事情反映了这个企业的不规范,以及对待员工的不负责任。”谭端说。

  去年早报记者曾从看历史高层获悉,按照目前经营发展思路,看历史有望在今年盈利。

  1月18日后,《看历史》编辑部的工作陷入停滞。部分员工表示,经营方及新主编赵婕并没有给编辑部安排实际工作、提供适当的工作指引,加上二月刊的停止下印,《看历史》部分员工的委托律师、北京当代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欣认为,可以视为单位单方面解除劳动关系。

  在赵婕25日的内部邮件中称,她正召来旧部进行约稿。一位知情人士称,赵婕已开始在北京苹果社区召集人手开始工作,而《看历史》目前的北京编辑部位于北沟沿胡同。

  “因为管理方的原因,杂志的经营体制和经营理念发生重大变更,现有工作环境无法令员工正常工作。员工希望之前受到侵害的利益得到充分补偿,今后的职业发展能够顺利进行。”李欣说。

  《看历史》部分员工认为管理方存在其他不合理做法,包括员工手头并没有劳动合同,无法确定合同内容。“此外在上网查询社保、公积金的时候,发现公司并没有依法为员工缴纳。”孙展介绍。

  在10多位《看历史》员工中,还包含两名孕妇及一名哺乳期员工,李欣表示,为了这些特殊职工的权益,“看历史部分员工”与先锋公司派出的工作组进行了两次谈判,但仍未得到妥善安置。李欣透露,对方态度比较强硬。在27日的谈判尾声,皇冠赌场工作组的律师对《看历史》部分员工表示:“说句不好听的话,以前我的当事人也遇到这种情况,讨薪几年也讨不到。”